秦愷董事長在全國財政系統政府性融資擔保工作培訓班上的交流發言材料


【編者按】3月20日—22日,財政部在江蘇省鎮江市舉辦了政府性融資擔保工作培訓班,學習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有效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作用切實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9〕6號,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動員部署各地抓緊推進、扎實做好政府性融資擔保工作。財政部金融司、干教中心、國家融資擔保基金主要負責同志出席開班儀式并作重要講話,來自全國各省級財政部門、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和再擔保機構的360位代表參加了培訓。北京再擔保公司董事長、北京信用擔保業協會會長秦愷同志應邀參會并以《發揮再擔保的公共財政政策效能,做好小微企業融資服務這篇大文章》為題,在大會交流環節為參會學員介紹了北京再擔保公司開展再擔保業務經驗。現將全文刊發如下,供大家學習參考。

 

充分發揮再擔保的公共財政政策效能

做好小微企業融資服務這篇大文章

 

北京中小企業信用再擔保有限公司

 秦愷

2019年3月22日

 

            北京中小企業信用再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再擔保公司”或“公司”)是經國家工信部和北京市政府批準,于2008年11月設立的全國首家省級再擔保機構。公司注冊資本為20億元,主要資金來源為市級財政,由市國資公司按財政對再擔保的政策要求履行出資人職責。公司的業務定位是不以盈利為目的的政策性機構,主要通過再擔保的“增信、分險、規范、引領”功能,進一步完善北京市擔保體系,引導轄內擔保機構和金融機構為中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提供服務,充分發揮再擔保的公共財政政策放大引導效能。在公司設立之初,北京市財政就為再擔保建立了資本金補充和代償補償機制,為公司心無旁騖、一心一意發揮好再擔保的政策職能提供了保障。目前,公司與轄內從事中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擔保業務的擔保機構均建立了業務合作關系。2018年9月,國家融資擔保基金與北京再擔保公司簽訂了業務合作協議,為公司符合政策要求的業務提供20%比例再擔保。

       十年來,北京再擔保公司一以貫之地秉承為政府政策、為中小微企業、為擔保機構服務的經營理念,始終堅持“政府出資、政策引導、企業化管理、市場化運作”的經營原則,圍繞著在有效防控風險前提下,如何調動各方積極性、更好更多地為中小微企業融資提供服務這一主題開展業務,探索實踐了既符合擔保運行規律、又符合北京市特點的業務運營模式,并產生了實效。截止到2018年底,累計為轄內擔保機構超過10萬戶次中小微企業和農戶擔保業務提供了近4000億元再擔保,基本實現了對轄內中小微企業擔保業務的全覆蓋,其中小微企業占比保持在70-80%左右;平均分擔的再擔保責任比例保持在40%左右;累計為轄內擔保機構的300多個代償項目提供了近7億元補償,有效分散了擔保機構風險。在追求再擔保社會效益目標最大化的同時,公司堅持市場化運行原則,正確處理好社會效益與可持續發展之間的關系,堅持風險底線思維,不斷提升精細化管理水平和能力,不斷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控制風險,始終保持風險撥備能覆蓋風險代償,使公司運行始終處于風險可控的合理區間。

一、北京再擔保公司運營模式介紹

            十年來,北京再擔保公司始終圍繞著再擔保的“增信、分險、規范、引領”四個基本功能定位,探索實踐可操作、見實效的運營模式,通過搭建平臺、構建體系與創新產品,推動再擔保業務發展。

1.增信

            通過再擔保的比例分擔,一方面可降低擔保機構在保責任余額、提高其承保能力;另一方面可改善擔保機構與銀行之間的業務合作關系,適當降低準入門檻、提高擔保授信額度。十年來,北京再擔保公司堅持以較高比例分擔為主的再擔保業務,使引入再擔保機制的擔保機構無論是在業務規模增長、還是在銀擔合作關系等方面均獲得了的實惠。由于監管部門對擔保機構有資本金放大倍數上限規定,因此擔保機構要想在資本金約束前提下進一步擴大擔保業務規模,就需要通過分出在保項目的部分責任來降低實際承保責任余額。理論上講,擔保機構分出的責任比例越高、進一步擴大擔保業務規模的空間就越大。同時,由于有了再擔保責任分擔的增信功能,轄內銀行更愿意選擇加入再擔保體系的擔保機構予以合作,也更愿意在擔保授信、保證金收取以及貸款利率等方面給予優惠條件。歷史上,北京再擔保公司有過在5:5自動分擔責任前提下,助推合作擔保機構放大倍數接近20倍的成功案例。目前,與公司合作的擔保機構平均融資擔保放大倍數保持在5-6倍左右,高于全國平均2倍的水平。從公共財政政策效能看,再擔保的這種增信作用可以使投入到擔保領域的財政資金使用效率更高、更能體現“四兩撥千斤”的放大引導作用。在日本信用保證體系中,正是有了中央金融公庫80%的比例分擔,才使得地方信用保證協會的擔保放大倍數理論上可達到60倍,使其擔保的中小企業覆蓋率達到40%左右。日本的信用保證業務實踐是值得很好研究與借鑒的。

2.分險

            這是再擔保的基礎性功能,也是其他三個功能是否能夠發揮有效作用的關鍵。通過再擔保的比例分擔,可切實分散融資擔保機構擔保業務風險,增強其代償能力,并引導擔保機構和銀行更為積極主動地為符合政策導向的企業群體提供融資服務。因此,再擔保是否要與擔保機構分擔風險既不存在理論障礙、也不存在可操作障礙,最主要的問題還是認識程度有待提高、考核機制有待落實以及技術手段有待加強。北京再擔保公司自成立以來,一直堅持比例分擔為主的再擔保業務模式,平均承擔的風險責任比例始終保持在40%左右,其中面向符合政策導向小微企業和“三農”的責任比例達到75%。正是有了分險分擔功能,合作擔保機構才愿意將其業務逐步調整到具有北京地域特色、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科技和文化創意產業領域,才更愿意將其業務重心逐步向小微企業傾斜。目前,再擔保覆蓋的科技和文創中小微企業戶數近80%左右,其中單戶500萬元(含)以下的小微企業擔保業務規模近年都以兩位數比率增長,2018年達到近80億元。

3.規范

            目前,北京再擔保公司與轄內擔保機構的合作主要建立在業務紐帶關系基礎上,亦即通過與擔保機構簽訂再擔保合同,將政府對擔保機構的政策導向要求與合規要求、再擔保的防控風險要求以及雙方合作的權利義務,以合同契約關系確定下來,明確告知合作伙伴,只有在滿足合同各項條款約定前提下,再擔保的責任才能生效。這種合同契約關系可在一定程度上約束擔保機構經營行為,達到提高再擔保政策預期與防控風險的作用。同時,北京再擔保公司還通過保后跟蹤管理、風險監測與提示、信息共享、技術支持與業務培訓等多種方式強化擔保機構風險管理意識和能力。2014年以來,受外部環境變化的影響,中小微企業經營面臨暫時困難,擔保行業承受了較大的風險代償壓力,北京擔保業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公司一方面積極配合擔保機構及時化解處置風險并按合同約定為其代償項目提供補償;另一方面利用所匯總的行業風險代償項目信息和所掌握的市場信息,對行業所面臨的市場風險、信用風險以及操作風險進行分析總結,形成風險管理指導意見,與合作擔保機構和銀行進行分享。在大家共同努力下,近年來北京擔保行業風險代償高發態勢得到了有效控制,代償率一直處于全國平均水平之下。

4.引領

            再擔保的引領作用主要體現在:不斷對市場環境和行業運行進行深入研究分析,隨時把握行業發展大方向,運用再擔保比例調節、費率調整、資源整合以及產品創新等手段,通過“搭平臺、建機制”方式,引導擔保機構與銀行主動積極地為符合政策導向的群體提供更多融資服務。十年來,北京再擔保公司始終關注與研判市場環境、政策環境、信用環境以及金融環境動態及變化趨勢,結合對匯集在再擔保平臺上的業務信息統計分析,準確把握行業發展的大方向,并依此調整、完善與充實市場開拓策略與風險管理政策,發揮再擔保“助推器”與“穩定器”的行業引領作用。

           在市場開拓策略方面一是根據行業和企業融資渠道過于單一的狀況,在政府相關部門支持下,聯合擔保、信托、證券與租賃等機構,于2010年推出了“北京市中小企業成長之星”直接融資系列產品。擔保機構按統一標準和要求篩選項目并提供擔保,金融機構負責募集資金,北京再擔保公司提供50%比例再擔保,政府提供利息補貼。自產品推出以來,每年形成了70-100億元的直接融資擔保業務規模,成為了轄內中小微企業融資的重要補充渠道;二是結合北京市科技型小微企業創業創新特點,聯合擔保機構與銀行,于2012年設計啟動了面向北京各類創業園孵化器的“創業貸”與“雙創貸”專項產品,受眾體均為注冊年限不超過三年的科技型創業企業,平均額度不超過200萬元,并采用線上線下相結合與完全信用的保證方式。目前,已累計為超過1400戶次創業企業提供了近20億元的擔保貸款支持,為營造“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環境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三是在原有50%比例再擔保基礎上,于2013年引入市財政小微企業代償補償專項資金,為轄內擔保機構單戶不超過500萬元的小微企業融資擔保額外提供20%代償補償。之后,又引入了中央財政3億元小微企業擔保代償補償資金,形成了北京市單戶500萬元(含)以內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的50%比例再擔保+25%財政代償補償的有效工作機制。同時,為進一步調動擔保機構從事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積極性,引導擔保機構主動降費,引入了政府的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補貼政策,形成了“前有補貼、后有補償”的政策激勵機制,大大促進了轄內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規模的增加;四是聯合擔保機構、銀行、信用中介機構和相關園區,于2016年在文創企業較為集中的朝陽區國家文化產業實驗區,率先成立了文創企業信用促進會,為主動立信、積極加入信促會的講信用文創企業提供便捷與低成本的融資服務。自信促會成立以來,已累計為幾百家文創企業近30億元融資提供了擔保,并使這些企業獲得了政府的利息補貼支持。

            在風險管理政策方面一是根據保后管理中采集的相關業務數據并結合自主采集的信息,定期出具風險監測報告,提示擔保機構有效防控風險;二是為因應部分擔保機構與銀行業務合作受阻局面,于2013年適當調整了再擔保產品,加大對債權人的保障力度,使一批擔保機構恢復了銀擔合作;三是面對行業自2014年以來出現的風險代償高發局面,及時總結分析風險代償出現的成因并形成風險管理指導意見,與合作機構分享;四是2018年初及時發布項目負面清單,提示擔保機構防范去杠桿和強監管可能帶來的風險;五是結合公司精細化管理要求,順應當前形勢與政策需要,制訂了更為清晰與可操作的再擔保業務指引,在增強合作擔保機構對再擔保合作的可預期性同時,進一步提高再擔保業務的政策精準性與有效性;六是結合業務實際,采用請進來與走出去方式,為擔保機構進行業務培訓,提高其風險管理意識和能力。

二、再擔保業務實踐體會

            通過十年再擔保業務探索實踐,我們有以下幾點體會:

            第一,再擔保不以盈利為目的的政策性業務定位是保證其不偏離主業、充分發揮其公共財政政策效能的“定海神針”。

            第二,全面、完整與準確理解“政府出資、政策引導、企業化管理、市場化運作”經營理念,是有效平衡再擔保社會效益與可持續發展的不二選擇。政府性融資擔保與再擔保機構的企業化管理與市場化運作目的是為了不斷提高效率、降低風險,而絕非追求利潤目標最大化。

            第三,鑒于再擔保是公共財政政策以市場化方式對金融資源配置不合理問題的一種糾偏,因此構建以再擔保為核心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在有效緩解小微企業與“三農”融資難融資貴方面,政府既不缺位、也不越位職能作用的最好體現。

           第四,對經濟形勢的前瞻性研判、對行業規律的理性認知以及對小微企業的同理心與深刻了解,是做好融資擔保與再擔保工作的根本。

             第五,加強體系建設與業務運行的精細化管理,建立與完善業務信息系統與績效考核機制,不斷提升服務質量與效率,是防控風險、降低成本、增強政策精準性與有效性、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能的重要手段。


秦愷會長解讀國辦發〔2019〕6號文 回歸擔保本源 做好普惠金融排頭兵
秦愷董事長在第五屆普惠金融(小微)林芝論壇演講材料《精細化管理、政策效果與高質量發展》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人气号赚钱群